9_《明实录孝宗实录》9 在线阅读_别史

  明孝宗一百五十个人五卷
《孝宗孝帝记》一百五十个人六篇
洪志十二年novum新的丁四朔秦天健上进 上虞奉天寺赋予闽的文华殿 皇太子的礼貌
○戊午给湖广清浪等四卫站堡甲军日各供应一升仍月粮三斗淡色折色兼支从巡抚都御史阎仲宇奏也
○己未餋病礼部行政官员兼翰林院侍从汪谐卒谐字伯谐浙江仁贺县人少时冒顺天香河县籍举京闱乡试寻被革归复举浙江乡试登天顺四年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汇编纂修 英庙年代记使习俗化三年升修撰九年秩满升右春坊右谕德修续资治通鉴总目十三的年升右杂种的侍上于姓讲读 尚尚尚吉生、詹师傅、邵师傅、训斥侍从 宪庙年代记充副总统后以疾在告久请停俸弗许弘治四年升礼部行政官员兼侍从遂请老许之至是死亡年份六十八天赋部尚书赐祭葬给驿归其丧谐仪度装束深中简言笑虑事周悉晚益慎密标的目的然后困于疾疢弗究于用其父澄举进士为监察御史坐法遣戒侧出勿结论谐既贵弟箎亦举进士及卒子登荫中书舍人举赐皆继举进士
○安北国世子黎晖遣附庸的阮观贤等来贡回赐晖锦叚等物及赐观贤等宴并彩叚衣物等物如例
○表扬逆子空军大队贞妇九人举人李用监生裴春山西泽州人俱以母丧庐墓三年陈伯宣陈恩江西靖安县人伯宣双亲卒接踵庐墓六年恩伯宣子也奉伯宣及母曲尽孝养尝剌血和药马宗范直隶开州人监生高惟一福建闽县人俱以双亲卒庐墓三年各旌其门曰孝行陈氏山西太原左卫舍人于宣妻汪氏直隶休宁县民程永得妻詹氏广东惠州卫命令佥事刘祯妻王氏浙江余姚县民邵宏学妻杨氏民史锦妻唐氏直隶苏州卫余丁王昂妻马氏直隶定远县民陈贵妻陈氏湖广岳州卫命令使朱宣妻赵氏云南云南后卫命令使刘润妻俱以少寡节烈岁久不渝各旌其门曰贞妇
○庚申长河西地域纳龙等寺番僧族秤伯等空军大队各具方物来贡请袭其师禅师都纲等职从之赐宴并衣物彩叚等物如例
○吏部覆奏刑科给事中吴世忠所言请起用致仕尚书王恕何乔新祭酒谢铎餋病侍郎刘大夏侍从张元祯检讨陈献章丁忧布政使周瑛归省尚书戴珊并赐故修撰罗伦赠谥铎及元祯已有旨起用余俟 圣裁 前者说丁有志命令巡官考察
○淡黄色监察御史张璠奏淡黄色内府甲字等库岁收湖广江西南直隶等处折粮绵苎布揽纳者多弊输纳之民遇害而官军不获固体的乞为裁处户部请以弘治十三的十四岁年绵布一疋暂折徵银三钱苎布一疋折银二钱与布兼支随后仍徵淡色从之
○辛酉 公开让张维多利亚女王死后,派指战员献祭给老鼠。
○乙丑 上奉 太皇太后还居清宁宫是日 太皇太后诰谕 皇帝说那些的虔诚古代的圣帝的人 从宗舍历法的脚本记载可以卓越的地看出,我们家的王朝 列圣争吵世隆孝德彰示表仪 皇帝的孝道是人天科通 杀害自继位以后予享天下之餋盖已好多年尊敬之隆承顺之笃在昔罕比乃去岁octanol 辛醇祝融为变清宁宫灾 皇帝祗惧震惊不遑寝食躬率皇后皇太子视膳敬礼勤劬之诚达于脸虔诚之德格于神物是以中外提出皆能上体至意奔波参军新宫复原物不日告成奉予还居意甚从容予嘉 皇帝之孝不克不及自制爰叙兹美用宣予怀自今伊始其必诸祥协应百福攸同寿历万年子嗣无数以益弘广阔的之祚是予愿也故谕始宫之被灾也 太皇太后落脚于仁寿宫前殿至是宫成 到眼前为止,我被邀请重行安顿。
○升浙江按察司佥事林廷选为本司副使改正温处二府兵备兼管分巡事从浙江镇巡官奏也
云南云南省大理地域裁剪白双吉岗
○兵部尚书专家升等奏蓟州永平密厚的喜峰口外洪武间建大宁都司设营州等十余卫又封建宁王以镇之永乐初徙司卫于保定诸内部的徙宁王于江西虗其地以处今朵颜等三卫为我藩篱致敬不住岁久弗驯渐生寇扰宣德四年宣宗皇帝亲率六师征剿合法九年复命将征战当然虏不克不及犯弘治初守边官军贪功启衅遂致频年侵寇大概密厚的境二十四岁次马兰谷境七次燕河营境十七次密厚的关东官军逻卒多为虏杀贼皆步入如蹈无人之境恐其久而习玩导虏为患况密迩京城事有大可忧者今守边马步军三万五千余兵既增加不克不及获一虏认为功请督责镇巡等官各陈守边卫民总图又今宣府大同等边的各分为三路镇巡官居中摆布参将各守同路而蓟州独对立的事物的请令熟计其便并以闻奏从之○虏入宁夏境杀百户一人旗军二十四岁人伤四十八人掠马八十岁匹兵部请行省长监察御史将都命令以下停俸俟防冬毕按罪闻奏镇巡等官亦请量示罚治 上从之命太监张僴总兵官郭鍧都御史王珣及监枪监丞郝善俱戴罪杀贼鍧珣仍各罚俸工友
广东省广州市先锋总命令刘勋命令
明金义伟命令同治梁谦的家伙袭击前康曼
彬茵举行宗教庆典你 太皇太后于清宁宫
愉快部的冬节节为 上命免宴赐以节钱钞
福建省泰宁县大变动
丁茂派马杜上尉蔡振奇Cameroon 喀麦隆级的冬祭 长陵 献陵 景陵 裕陵 茂陵文武官衙随行官员
周燕石,愉快嘉宾 帝王陵 公郎王陵 上诣 奉先殿 憾事殿 太皇太后 皇太后宫打招呼毕出御奉天殿文武群臣及四夷朝使行歌颂礼毕群臣复诣文华殿朝贺 皇太子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维多利亚女王使免除性命,夫人举行宗教庆典
奉天门东陈情吴臣文武公子
崔金的家眷和王的民族有三个家伙。
他命令广东独石渡帅兼助手李敬迪
○壬申命守备郧襄都命令佥事高昇守备荆瞿荆州卫都命令佥事聂辅守备郧襄从镇巡等官奏也
直隶市昌黎县的大变动震级和突然而可怕的事情或音讯两者都大。
云南云南道的掌管史种的定烦扰他的起床
破格提升部的一名盟员陈福为Z提出了一任一某一借口。
○时都御史顾佐按事辽东久不决而海州卫致仕知县丁矿亦奏镇巡等官李杲任良张玉自知偾事已多无所逃罪乃使都命令崔鉴王玺鲁勋等以酒食诱虏人入塞掩杀三百余人内男男女女老练胡汉相半恐启引边患自杲等始于是佐方追摄证佐与犯规者勘核而人畏鉴等岂敢吐实且夷人所愬通事脱朵者查无其人鉴等又预示凶兆于京城谓佐想当然偏执刑逼妄招激变住处附近的当地酒店佐因请别遣兵部及锦衣卫官各一把手偕来错误与遗漏讯鞫得旨官不用再遣祗令佐从公问理可感觉到的东西奏来处罚不许循情偏枉
○节速器两广都御史邓廷瓒等奏思恩府土官知府岑浚极恶穷凶屡抚不忿请就彼起调官军土兵分哨逐捕按问如集兵拒敌相机消灭并将田州府土官知府岑猛乘此区处以刑罚安边兵部覆奏今广西哪里苗贼蜂起自来南征北战多藉土官率兵效果今岑浚似有不臣之迹若不剿捕不免难免益肆凶顽远近效尢贻患非细请驰檄节速器等官行广西保镳副总兵欧磐分守参将张麒及三司守巡等官议调官军土兵亲诣思恩摄抚若不忿遂行逐捕重按其罪降其府为州若构兵拒命则相机消灭从之
○甲戌初给东宁伯焦俊禄米岁八百石淡色三百五十个人石余皆折色至是俊乞增给下户部议不行命俊禄仍八百石淡色折色中半兼支
○广西流贼入湖广宝庆长沙武冈新宁等处杀人越货兵部请按核都命令佥事谢文等罪从之
○调锦衣卫带俸命令佥事牛克忠于淡黄色锦衣卫总务○命四川乌思藏朵甘卫都命令使司都命令使阿屑领占子阿开花植物袭原职都命令使
○乙亥户部再考虑前会官所拟乞爱怜等四事一漕运高级律师原兑运及改兑粮米旧有加耗事例近节速器等官请每石再量加耗米佥谓难准所言但高级律师实困难请弘治十三的年兑改粮米每石暂加耗三升以苏维埃的困一临清州旧包括收钞及收粮主事各一把手近巡抚山东都御史拟革最早佥谓二者请依旧为便一向隶各卫所阅历吏目等官月止支俸米一石近巡抚都御史拟比真定等府事例月增一石佥谓待年丰时再考虑请姑如前议一谓宁夏等卫岁贡土宜红花三重要的岁用栽培花卉余丁千三百四十余人且对立的事物劳费诸如此类故巡抚都御史拟请免贡止取于河南所进者亦既充用又可移此千三百余人以供操守佥谓所言宜从现在开始请亦如前议 红花依然是议论的促使
○升漕运总兵官管理者佥事郭鋐为管理者同知鋐自陈先任广西副总兵时讨杨峒苗功乞迁职兵部言宜勿许特许之
○兵科都给事中于宣等劾奏辽东保镳总兵官管理者佥事李杲保镳太监任良巡抚都御史张玉见报辽阳等处放弃掳官军人与兽数量与省长御史张隆所奏变化多的并劾杲等失机罪行兵科给事中蔚春复劾杲等谋寡力怯失机偾事诱杀虏人冀免刑戾杲及任良贪暴素著杲髀成久病张玉无可适从避免匿非高级律师忿恚久不协附请按治其罪兵部会廷臣议请取杲等还京 顾作顺从报道这一音讯。
新阳王在建子陆府的谷类的秆,以收服的充其量的献出了本身的性命。
○赐晋府博罗郡君并仪宾田大绅蜀府合江郡君并仪宾杜廷相鲁府太平郡君并仪宾张溥诰冠服如制
吴英坐在保镳席上,没设置着陆命令。他实现T
○丁丑裁革江西锦西县税课局官一把手
比如,贵州、云南云南和
○旧制军职比量初试再试不中者止许支半俸三试不中者发发配另选户丁袭替又年幼袭职年及二十当赴京比量若违限三年不只是者例停俸二年半二年或岁不只是者递加有差兵部以汾州卫袭职舍人旺格等四人自其父兄袭职后俱不赴京比量污辱已甚请蓄意的旧制之意各量降一级以警其他对立的事物的亦请照停俸事例稍惩之得旨照违限三年不只是例行的加停俸半载
西安警卫指挥官命令张荣守行政事务
元伟首都武殷明镇命令荀壕沟武冈
○监察御史韩春等奏天道有阴阳犹王者有刑赏王者有赏无刑不克不及成治化犹天道有春夏无秋冬不克不及成岁功辽东保镳太监任良总兵官李杲巡抚都御史张玉受阃外之寄任抚安之责不三不四虎噬狼贪或货利是殖而诛求无艺或谋勇无闻而战守得胜或风纪不扬而政事纵弛况诱杀虏众大开边衅致使黠虏复仇住处附近的当地酒店骚乱匿败报捷欺罔不忠揆厥所为宜服曲解新近言者屡白其罪下廷臣集议谓其不职法当取回待罪中外之论谓必置此辈于法讵意迟回数日尚获宽诏假以期日良等何为而得此哉臣等谨每月的令冬月皇帝是察阿党则罪无有屏幕今正 陛下察罪用刑之月也良等宜服曲解不讨其罪直接显微镜凝块计数什么之若是如定命何如治化何夫罪不行纵渐不行长良等既知为胡虏所切齿军民所怨憝公议所拒绝住处附近的当地酒店不克不及久居将复怙恩浪荡贪残纵弛殆有甚于旧者诚恐人非常命肯华即夷导虏南侵辽东之祸方殷而未已也命所司知之
○传旨升录用监做事鸿胪寺右少卿李纶为太仆寺少卿寺丞周惠畴万隆俱为本寺少卿中书舍人惠祥为鸿胪寺左寺丞锦衣卫百户赵安姜淮李景方俱为副千门万户所镇抚胡定及冠带总飘带卢福德等空军大队俱为百户雷必华等七人俱为所镇抚汤祯为鸿胪寺序班刘福等四人俱工部营缮所所丞李刚等二十四岁人俱工部文思院副使吴寔等三十九人俱为工部皮作局副使并依旧做事
○监察御史史载德以两淮运司灶丁多逃住邻县豪家致亏盐课请著为令限进展以里许投案免刑要不然灶丁窝主同令偿所逋必修课灶丁坐本罪窝主发充灶终生里邻知而不举及所司破调不发者皆治罪户部覆奏从之
○初虏入宣府Phenelzine杀人越货协守都命令同知韩玉领兵都命令佥事施忠下省长御史逮问拟发配 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免于由于T而被降到一级。
夜月成星
○己卯郑府丹阳王见淕以父简王及母妃薨生母于氏独居旧宫定省麻烦的请出府第就餋许之
○初寿王之国承奉宋祥赵凤典膳时俊等所过系掠官吏责献茶果钱州县极其荼毒率鸠贷居住于钱以应之至临清州吏侦知德州所赂款项几三百两以白兵备按察司副使陈璧璧令勿与祥凤衔之会璧随镇巡官朝王祥立王侧挥内使执而殴之流血床罩护送太监梁义止之乃解时各船陆军军官学校亦执梃登岸毁住院医师收藏抢掠合意的人城中为之罢市快义欲以闻王乃召璧慰谕之令义笞祥凤等事遂已顷之东厂发押马内官曹玉潞河驿胁索钱物事有旨俟王抵国验问而临清军民及璧皆奏其事于朝且盘获祥所贩私盐六万三千余引 上遣给事中丘俊等往验之得实并劾长史王春秦诚通不克不及谏正之罪命下四川巡抚省长官逮治以在赦先声拟祥凤免徒免职解京奏请时俊免杖还职春及诚通免杖如例调选且以曹玉等胁钱主名闻命祥凤解京送司礼监奏请处罚俊春诚通俱改调别府曹玉等逮治如律
耿晨命令位于尿道外口之后门保卫命令王杰狱卒葛
○兵科都给事中亍宣等奏辽东镇巡官李杲等以朵颜三卫虏干扰请增兵防卫招致议遣孙贵率兵五千以前臣愚料之杲等心有所为外出增兵兵之不行发者有三辽东边臣前诱杀虏众事方考按杲等惧及故盛言虏怨赐物薄恶数为边害乞加天讨盖欲掩其起衅之端异免诱杀之罪若与增兵适堕其计其不行一也虏寇出没无常边将能远斥堠死守备彼必岂敢深化纵小有寇抄自其常耳=can not卒禁况octanol 辛醇以后更无声音其不行二也边人积畏京军盖将士畏其夺功居民畏其抢劫况广远诸处已极疲瘁出军必重加扰害其不行三也近闻管粮修饰王卺呈户部言刍粮尚不充足的给土兵重以客兵费何所出并传报虏中大雪三尺边方稍宁其言亦足验矣请留贵勿遣别差人往探音讯更议总图且劾贵非支配权才受任之初数妄陈乞其行师可知宜降敕责之监察御史周进隆等亦认为言�